写过的文,搬运存档。
不常上,有事微博找。
微博也没上,那就随缘吧。

【防弹95line】《温柔野兽》vol.28

28.

我恐惧。
我害怕。
我紧紧地缩在属于自己的孤岛,好像什么声音都听不见。

我今天去了警局。

去……认领爸爸的尸体。

他们坐在楼梯间的昏黄的灯下,他的语气缓缓的,很艰难的从喉咙里吐出来,然后闭上眼睛。智旻看见他长长的睫毛不安的颤动着,他抓过这个人的手悄悄握紧了,想要努力给他一点力量。

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他,他看起来是那么的难过,没有一个人能够完全的了解另一个人啊,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,就像现在,他很想要尽力去抚慰这个人,却笨拙的发现自己无能为力,好像没办法完全走近这个人的心里,即使他们彼此是相爱的。

明白了爱,也明白了爱情不是生活里的全部。人的一生,除开爱情,还会有其他很多很多的烦恼,友谊,亲情,可是爱情里的人总是分外的盲目,看不清眼前的很多东西。爱神可能是个小孩子,充满了某种神奇捉摸不透的特质,叫人难以读懂。

紧紧握住这个人的手,对方微微的汗意传过来,智旻认真的看着他,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去警局之前我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的。

也许…..也许,并不是,不是爸爸。

我不敢告诉妈妈,不晓得怎么对她说。

妈妈的精神状态很差,我怕她知道了以后会更难受。

我一个人回来,什么也不敢对她说,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,我真的很害怕。

他低下头来,痛苦的揪着头发,他手足无措,像个迷路的孩童。

不要怕啊,智旻看着他觉得整颗心也被一双无形的手紧紧地揪住了,他很想要告诉他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不要害怕,一切都会过去的,可是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亲爱的人这样的感受,他没能说出口。

“难受的话哭出来吧,我陪着你。”

最喜欢的人受到伤害能做些什么呢,关于这个话题谈起来每个人滔滔不绝可以说上好几个小时,然而面对着这样的情况,却让人觉得分外无力。此刻他分外痛恨自己的弱小,像这样什么都不能做,真是让人觉得满满的都是疲倦和难过。最后他只能缓缓的吐出这样的话语,摸摸的这个人的头。

倦鸟归巢,羽翼舒展。

经历了一天煎熬的时光,直到看到眼前的人才觉得好像轻松了一点,把头埋进这人的脖颈中,就连泪腺也变得发达起来,他已经不太敢去回想今天是怎么度过的。

去到警局,一路跟随着人穿行着各个地方,基因比对,身份核实,录笔录,一遍遍的回答着问题,到最后已经近乎机械式的回答。他精神恍惚,头痛得快要爆炸,坐在凳子上他看着对方的嘴唇上下蠕动着,几乎说不出话。一遍遍的要去回忆起过去的时光,一遍遍的要去提起最难受的事,讲到最后他已经有些麻木了,拿着对着比对结果时,自己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呢,捏着报告单坐在走廊里的凳子上,已经是下午了。落日余晖,长长短短的光线从另一边照过来,走廊里没有什么人,显得有些静悄悄的。他把头垂了下来,一根根数着自己的手指,一遍遍念叨着那个人的名字。

“家里人知道了么?”

“我……我母亲状态不是太好,暂时还不知道。”

之前在询问间,大许知道了家里的一些情况,他看见对方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,一边停下了手中的笔。直到出了警局,他几乎是落荒而逃。很害怕,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。父亲在的时候总是说男孩子要坚强一点,要学会为家庭分担,可是真正面对着这样的情况,他却还是害怕极了。走在路上的时候,来自那个人的信息一直进来,他却不知道要怎么面对,他不敢去想那个人的脸,不敢去回复,不敢接收,他害怕自己一开口,就会忍不住在这个人的面前哭出来。他甚至不敢回家,要怎么告诉妈妈呢,要怎么处理好这一切呢。爸爸,爸爸,真的已经离开了么。

这实在太过于让人难以接受,他晃了晃头还是觉得荒诞。世界上最不愿意相信自己亲人离开自己的真是家人,尽管基因比对出来了,化验报告单下来了,他仍然觉得爸爸似乎还没有离开。无法相信,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生命中,没来得及要去道别,也没想过要和他分开,最喜欢自己的人,同自己血液相融的人,带着自己来到世界上的那个人,总是会对自己微笑的人,总是照顾着家人的人,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人。

自己,最亲爱的人。

他不敢哭出来,也拒绝去想更多的可能性。

头疼得几乎要炸开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昏昏沉沉的回了家,远远地乌云一片片的压过来,看起来要下雨的样子,空气沉闷让人窒息,等站在楼梯间,握着钥匙他手有点发抖,闭上眼睛不晓得该以怎样的样子去面对母亲。

等到打开房门,往里看了看,房间里静悄悄的,没有声响,显得分外的安静,空荡荡的感觉让人很不安。黑黑的暗暗的也没有开灯,窗帘被吹进来的风高高扬起来,只窗户外路灯透进来点点的光,已经多久了呢,回到家没有人会做饭,没有人会等待着自己,没有人会开心的迎接自己。

然后说上一句:泰亨,你回来啦。

已经不记得了。

也不想去记忆了。

走进房间,往里看了一下,母亲裹着毯子蜷缩在里面,小小的瘦瘦的一团,看起来睡着了,她的样子很不安,睡梦之中很多次泰亨能听见她喃喃的低语。关于思念着某个人,人到了痛苦和绝望的时候,把自己完全的封闭起来,就像现在这样,他被完全的隔绝在了那个世界之外,接受不到信号。

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,他用力的揪了揪头发,压低了身子捂住嘴巴终于忍不住干呕起来,镜子里的人看上去糟糕极了,头发蓬乱,脸色苍白,黑眼圈很深,嘴唇干裂。接近一天没吃东西,只是一遍一遍机械的重复着描述,直到彻底的疲倦。他口干舌燥,没有喝水,没有休息,恐惧和害怕直到询问结束时只剩下机械式的回答和无法摆脱的疲倦。

而到了家中,也丝毫没有安心,没有避风港,曾经的保护层已经破碎了,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终于忍不住流下眼泪来。

我好害怕。

直到门铃敲响。

他转过头去看,有些惊讶,外面倾盆大雨,会是谁呢,这个时候到来会是谁呢?窗户外面雨肆虐一般,哗啦啦的砸在地上,玻璃上一条条的水漉滑下来,会是谁呢,会有谁来呢?还会有更糟糕的消息么?他慢慢的走过去,怀着忐忑的心情,拉开了门。

门外面,是那张自己熟悉的脸。

难以形容此刻的感受,他在沙漠里走了很久,没有食物,没有水,没有地图,直到看见眼前的人,好像看见绿洲。

闭上眼睛,他紧紧的抱着那个人不想放开。

TBC.


评论
热度(31)

© 宇宙巡警露露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